成都华泰财税咨询有限公司

成功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投资复利的再思考
来源:发布时间:2014-09-26 08:57:16浏览次数:1042

投资复利的再思考

某君20年前携100万元入股市,每年有10%的收益,20年后就有6727万,实现财务自由是绰绰有余了。这就是复利的威力。爱因斯坦说:“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这一点也不夸张。其威力的实现取决于三要素:收益率、时间、持续稳定性。对时间要素的重要性在认识上大家应该不存在异议,要把雪球滚大,雪坡理当要足够长。所以讨论重点还是放在其余的二要素上。

收益率与持续稳定性的关系

    如某君20年前携100万元不入股市存银行,每年有3%的利息收益,20年后只有区区180万,确实跟不上货币贬值的速度,货币的实际购买力明显下降。尽管进股市和存银行两者每年收益率相差7%,但20年后同样的100万本金要相差惊人的654.7万。显然过低的收益率发挥不了复利的威力。那么是不是收益率越高就越好,当然从纯数学上推导是如此。但面对变幻莫测的股市,并不是1+1=2那么简单。一名在10年内连续获得10%年回报率的投资者,与一名连续9年获得20%年回报率却在第10年损失50%的投资者,他们获取的收益,谁多?结果是前者多。在投资上,绝大部分人都喜欢追求短期的表现,短期的数倍回报也更吸引眼球。但短期的高回报过后往往都遭受重创,长期很稳定的表现比较难,这就是极速跟稳健之间的关系,这犹如万米跑,你时不时地来个200米冲刺必然跑不到终点,要想到终点采用匀速跑是必然的选择。我们应该去寻找稳健的、可积累的投资。获得长期持续的投资业绩,首先要做的就是控制风险,复利的数学理由使风险规避成为投资中唯一最重要的元素,纵观伯克希尔·哈撒韦1965年至今的48年里,最高的年收益出现在1976年也不过是59.3%;最低年收益出现在2008年是 -9.6%。所以答案并不在于59.3%有多高收益率,而在于-9.6%的最低年收益。巴菲特是股票投资大师更是风险控制大师,规避风险必须成为我们投资哲学中的基石。

如何使得较高收益率持续稳定

    巴菲特在2002年度股东大会上回答一位股东“理想的企业是怎么样的”的提问时提出的:“理想的企业是有较高的资本收益的企业,可以利用大量资本实现高额收益,是可以成为复利机器的企业。”较高的资本收益是指在净资产收益率15%以上,最好达到20%以上。按照芒格的标准,长期平均达到18%以上就很理想了。其次“可以利用大量资本实现高额收益”巴菲特的这一提法也应引起特别关注。有些企业尽管资本收益很高,但无法容纳大量资本,使之实现高收益,也不算典型的复利机器。伯克希尔靠保险的浮存金和喜诗糖果一类的伟大企业提供源源不断的巨额现金流实现企业周转,并购更多资本高收益的企业或投资证券,实现企业内在价值的复利增长,从1964-2010年46年实现20.20%的复合增长。富国银行也具有类似的特征。这两家企业都可认为是典型的复利机器。

    其次较高净资产收益必须持续稳定。有时我们会陷入选择高成长企业还是成熟企业的困惑之中。对此巴菲特有很好的回答:

——-“此外我们还面临到另一项挑战,在有限的世界里,任何高成长的事物终将自我毁灭,若是成长的基础相对较小,则这项定律偶尔会被暂时打破,但是当基础膨胀到一定程度时,好戏就会结束,高成长终有一天会被自己所束缚。我们还是持续地在寻找大型的企业,那种令人容易了解、具有持续性且让人垂涎三尺的事业,并且由有能力才干并以股东利益为优先的经营阶层,虽然这些要求的重点并不一定保证结果就一定令人满意,当然我们一定要以合理的价格投资并且确保我们的被投资公司绩效表现与我们当初所评估的一致,这样的投资方法-寻找产业的超级明星,是我们唯一能够成功的机会。”

    与一般人关注企业高成长阶段不同,巴菲特优先关注企业永续经营能力。那些能够拥有足够护城河,在成熟阶段还能保持稳定运营的企业,是巴菲特最关注的。因为永续成长的阶段的起点,是企业高速发展的末期。这个值即使经过折现,累积起来比起当前价格依然巨大。巴菲特从小就知道可口可乐是好公司,但直到他58岁时才第一次重仓买入可口可乐,此时早已错过可口可乐高成长阶段。巴菲特投资沃尔玛也是如此,巴菲特二十年前就知道沃尔玛是好公司(沃尔玛起初作为高成长的小盘股涨幅惊人, 2000年后10年间,涨幅几乎是零,成为僵尸股。直到2011年才创出历史新高)。但是他直到2005年他75岁时才第一次重仓买入沃尔玛,投资9.44亿美元买入19,944,300股。但是巴菲特买入之后,2006年上涨0.13%,2007年上涨4.89%,2008年上涨20%,2009年下跌2.56%,2010年上涨3.22%,整整5年才上涨了26.72%,连中国的定期存款利率都不如。不过2011年上涨13.84%,2012年前8个月上涨了24%,非常抢眼。但是巴菲特买入这6年8个月沃尔玛只上涨了78.58%,年复合收益率只有9%左右,并不算高。不过巴菲特2009年3季度增持17,892,442股,4季度增持1,200,500股,增持近一倍(尽管此阶段股价未显著上涨,但由于沃尔玛这几年的业绩始终在增长,公司的内在价值在不断提升,相应的安全边际也越来越高),至今近3年盈利59%,相当可观。2012年1季度巴菲特又增持7,671,000股,至今不到半年上涨22%。可以说,巴菲特2005年买入沃尔玛收益率并不高,2009年由于金融危机爆发美国消费大幅下滑,沃尔玛2008年9月到2009年2月初5个月大跌20%以上,巴菲特才等到到大量低价买入的机会。巴菲特投资的富国银行、IBM等也采用了类似手法。

    巴菲特能取得历年-9.6%最低年收益这样好的防守成绩,除了选择既有安全边际又在成熟阶段还能保持较高净资产收益且稳定运营的企业外。其科学的资产配置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而对我们个人投资者而言,连巴菲特这样股神级的人物为防风险都留足了现金,我们这些平常人有何理由满仓股票不留现金呢。

    为尽可能不中断复利的进程。我们要选择有足够安全边际的,能利用大量资本持久创造高额资本收益的企业,同时为防不可预知的风险应留好一定比例的现金。不必在意他人的收益目前比你高多少,也不必在乎自己的股票涨得慢,就像“龟兔赛跑”,不在乎你跑得多快,关键是不要停滞或倒退。